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静怡的后四十年](01)作者:jj800
[静怡的后四十年](01)作者:jj800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AV天堂在线电影-亚洲日韩综合在线-国产AV无码偷拍-日本高清免费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3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凡回来的日子比我想像的要早,他在英国留的学,毕业以后就留在了英国 工作,除了每年的暑假回来一趟之前,其余的时间都呆在国外,就算是回到家里 也是没呆两天出去和同学朋友聚会了。
 
  我心里总感觉他是为了躲我,才不愿意呆在家里,但那时候老齐还活着,我 想想这样一来也好,免得他又对我有了什么别的想法,离的远点了交了女朋友也 就好了。
 
  现在老齐走了,这么多年过去,我和自己的父母也只是逢年过节送点礼回去, 说起来关系也疏远的很。
 
  一个女儿和自己的父母何以会闹到这样的地步,除了和我的第一任丈夫有关, 这其中还牵扯到好多家里家外的事情,这里就不方便写出来了。
 
  老齐走之前挣下了一份颇为雄厚的家业,我不是个做生意的料,他也知道, 在最后的那一段日子里便叮嘱我把公司给卖了,拿着钱去买理财产品也好,放在 银行也好,总之别去做生意,光是那笔钱就够我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的。
 
  原来家里的佣人也被我辞退了,一起伺候照顾了再久总归不是自己人,我一 个女人见了一个外人在家里总觉得彆扭。
 
  今天是礼拜天,是小凡回家的日子,我让他把飞机航班的信息发过来,提前 到了机场去等他。
 
  我和小凡见面的第一眼,两人相互看了许久,像是失散多年的母子一样,直 到他喊了我声妈我这才反应过来,他走上前来话还没说一句,就紧紧地把我拥入 怀里,那强而有力的臂膀让我知道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追在我后面撒娇个没完的小 屁孩了。
 
  我不会开车,回去的路上是拦了一辆计程车,坐在车上我有问不完的问题想 要问他,小凡看着我一个一个解释给我听。
 
  突然间,前面的斑马线上一个学生飞跑着过去,出租司机情急一踩刹车,我 和小凡都没系安全带,这就把我们俩带出去了,小凡身体强壮又是年轻小夥子的 反应够快,把手往上面座椅的背面的一抻就稳定住了身体。
 
  我一个女人家有什么力气,眼看着眼睛额头就要往那座椅上撞过去的时候, 小凡一把手伸出来拦在了我的胸口,硬生生地把我压回到座位上去。
 
  「妈你没事吧。我说你怎么开得车,差点把我妈给撞了,有你这么开车的吗?」 
  前头的司机连忙地道歉。
 
  我拉了拉小凡让他别再计较,也让司机师傅赶紧开车,我不愿今天这样的好 日子闹了大家不高兴。
 
  直到汽车再次发动我才发觉小凡的手臂还拦在我的胸前,压的紧紧的,我的 乳房能够感受到他手臂的温热,我想他应该也能察觉到他手臂下面是我的什么部 位吧,只是看他的样子还没有要撤回去的意思。
 
  「好了我没事了,你先做好,刚才没伤到哪里吧。」
 
  我用一种极为婉转的方式拉回了他压在我胸部上的手,只是当小凡的手臂离 开了我的胸口时,我的心感觉好像空了一块。
 
  「都多久没回来了,家里一点都没变,还是跟原来一个样。」
 
  这是小凡进门的第一句话,家里的摆设都是老齐精心布置的,他这个人除了 会赚钱还爱附庸风雅,连着插花的手艺都是自己去学的。
 
  「你爸走得时候不让我跟你说,说你在外面工作,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没 必要让你瞎着急,等我都安排好了再让你回来看他一眼也就够了。」
 
  小凡一边看着他爸爸的遗照一边流泪,又在旁边问着老齐走得时候的情况。 
  到了夜里,我给他收拾了房间让他早点休息,他进房间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进去了房间。 
  平时的我喜欢早睡,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一直这么到 了快十二点的样子,这时忽然天空中就响起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噼里啪啦的雨点 声下来了,开始下了暴雨还带着打雷闪电。
 
  我从小就怕打雷,长大后也是,以前有着老齐在,有他哄着我才没事,现在 床上就我一个人,我吓得蜷缩进了被窝了,害怕得不行。
 
  「咚咚咚!咚咚咚!」
 
  起初我以为是打雷的声音,但后来一仔细听,好像是敲门的声音,家里有着 过世的人,大半夜的穿来这样的声音是能够吓死人的,好在小凡的声音紧跟在后 面:「妈,你睡了吗?」
 
  我赶紧回答:「没呢,凡凡你等会。」
 
  我起了身来穿上了睡衣就给小凡把门打开了,门外就站着小凡,他穿着背心 和一条短裤。
 
  「你怎么还没睡呢?」
 
  我看着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睡着了又醒过来。
 
  「你忘了,我这有时差,这会的英国天还亮着呢,哪能睡得着。」
 
  我被他一提点才想起这重要的事情来:「你不说妈都忘了,那你就在屋里一 直坐着呢刚才。」
 
  「嗯,顺便看看小时候的东西。刚才一听打雷,我怕你睡不着才过来看看。」 
  「你怎么知道妈妈睡不着的?」
 
  「你不是怕打雷吗?小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这是言语所无法描写的。
 
  「妈,你能陪我说会话吗?不影响你休息吧。」
 
  「行啊,这么大的雷我一个人也睡不着,快点进来,别站在外面了。」 
  我把房间里的灯都打开,让小凡坐在床上。
 
  「还是把灯关了吧。打雷呢,别把电引过来。」
 
  这是很小时候大人们的说法,说是打雷的时候用电的话容易把那雷电引过来, 把房子给烧了,小凡小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过这个。
 
  「行,反正外面这么亮,就把灯关了。」
 
  我又起身关了灯,顿时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偶尔闪电打下来的时候,房间 里才会恢复光亮。
 
  「难得你还记得妈妈怕打雷。」
 
  「当然记得,那时候爸爸不在家的时候,都是我陪你睡得,你把我搂在怀里 多紧呢,一看就知道害怕打雷。」
 
  这是小凡初中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是老齐生意最忙的时候,三个月也不在 家一天,每次打雷的时候房间就我一个人,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让小凡 来我屋子里睡,抱着他就像是抱着老齐一样,也就不害怕了。
 
  后来到了高中发现了他对我的心思,也就没再让他和我一起睡了,现在想来 会不会是那会我给他的一些那方面的暗示,才让他有了别的想法。
 
  「妈,我今晚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当小凡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他一遍,小 凡加重了分贝又重複了一遍。
 
  我看着他那成熟的面庞,隐隐有着他父亲的影子,而他那坚定的眼神里看得 出来不是在开玩笑,我笑了笑说:「羞羞羞,都多大了,还跟妈妈一起睡,不怕 人家笑话。」
 
  没想到他反而理直气壮地回答:「我爱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又没碍着别人, 为什么怕被人说。我就是想今晚跟你一起睡,我一个人在那房间里睡不着。」 
  「那你自己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都是怎么睡的。」
 
  他撇了撇嘴说:「那不一样,再说了我还有女朋友呢。」
 
  我好奇地看着小凡:「什么时候交的,怎么都没跟家里说。」
 
  「这都什么年代了,找个女朋友还要跟家里特别说的。」
 
  作为女人的好奇心就这么起来了,其实应该不单单只是好奇心吧,但究竟是 什么我也说不清:「快给妈说说,她长的什么样,多大年纪了。是不是你们班的 同学,对了,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小凡狡猾地笑了笑:「你让我今晚睡在这里我就跟你说。」
 
  他摆出了一副小孩子耍无赖的样子跟我谈判。
 
  「好好好,我认输还不行吗,今晚就让你睡在这。」
 
  我顺着这个借口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其实我的内心里也想要让小凡呆在 身边,只是作为他的母亲不好说出口。
 
  「太好了!」
 
  他像只撒了泼的野猴子似的,跳到了床上,掀起了被子一下钻了进去,就和 小时候一模一样。
 
  盖好被子,我睡在左边小凡睡在右边,我开口询问着有关他女友的事情,他 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
 
  说着说着外面的雨也停了,气温开始回流,渐渐地感觉到身上开始燥热起来, 在小凡没有过来之前,我就只是简单穿了一件女式的弔带睡衣睡觉,后来小凡在 外面敲门,我才在外面套了一件外套。
 
  刚才躺下来睡觉的时候,外面还下着暴雨刮着狂风,穿着外套盖着被子还没 觉得有什么不妥。
 
  现在一下温度上来后热得难受,但小凡就睡在边上我不好意思当面脱了外套, 而且我和他现在就睡在同一张被子下,脱了外套只穿那么一件背心的睡衣实在让 人难为情。
 
  犹犹豫豫之间,只见小凡做了起来,我藉助着月光看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只见他两手交叉很麻利地就把身上唯一的一件背心脱了下来,之后盖上被子又躺 下去了。
 
  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只因为在月光在照耀下我看见了小凡那异 常明显的六块腹肌,原来那个文文弱弱的小男生已经长大成一个强壮的男孩子了。 
  即使是到了我现在这个年纪,对於这种强壮的男人见了还是会害羞不已,可 能是过来人的经验,明白这样的男人在床上是多么的厉害,刚才自然也会往那方 面去想。
 
  「呼噜呼噜……」
 
  没过多久,身边就传来了小凡打呼噜的声音,我侧过头去偷偷看他,见他闭 着眼睛不像是装睡的样子,但还是试探地叫了一声:「小凡你睡着了吗?」 
  等了一会他也没回答我,我这才放下心来。
 
  也学他刚才的样子,做了起来轻轻地一颗一颗的纽扣打开,把那件闷热的外 套放到了边上的椅子上,本想就这么躺下去睡觉的,但看了看身边还有一件的背 心睡衣,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心想着乾脆连这件也一起脱了吧,明天早上早点 起来就是了。
 
  一不做二不休,连着那件背心睡衣也一起脱掉了,只剩下文胸还穿在身上, 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又往小凡看去,见他还是和刚才一样睡得正香,有点高 兴又有点失落。
 
  躺下去的我尽管不那么热了,但仍然是睡不着,男女在嗅觉方面估计是不同 的吧,别人都说女人身上有一种体香,而男人则是男人味,可他们自己却从来不 觉得也闻不出来。
 
  现在躺在我身边的小凡身上就散发着这么一种男性的荷尔蒙,它钻进我的鼻 孔里,诱发我身体里某一种冲动,让我心情开始变得浮躁起来,身体也开始发热。 
  不知不觉地手就移到了自己的胸口,我吓了一跳,自从老齐走了以后我是有 多久没有过性生活了,连我自己都记不清。
 
  我拚命地想要把手收回去放好,但它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样,死死地放在乳 房上,我试着跟自己说:「只是稍微地摸一下就好,不会有事的,稍微释放一下 有助於睡眠。」
 
  就这么给自己找着借口,我的玉手开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因为有小凡在身 边的缘故,我不敢像平时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一样大声呻吟,要刻意压低声音憋住 了,但没想到这种紧张又危险的环境下更加地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随时有着被 发现的危险,同时带给我的心理刺激又是几何地增加。
 
  我开始沉陷入这种变态般的快感里,手掌抓揉胸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后来 隔着文胸揉奶已经觉得不够过瘾了,直接把文胸给摘了下来。
 
  我那两颗沉甸甸的乳房就这么毫不遮掩地暴露在小凡的身边,尽管他没有发 现,但我总有种他好像在暗中窥视的感觉,既想让他发现身边这个淫荡下贱的母 亲,又害怕让他知道自己的这幅样子,又让他产生了当年的那种想法。
 
  「小凡、小凡……」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我在儿子身边偷偷自慰还不够刺激和过瘾,竟然进展 到开始喊叫他的名字,虽然是很小声地叫,但这么出格的时候还是我第一次做, 难道是老齐走了以后我缺少了爱情的滋润,变得这么恬不知耻吗。
 
  心里是这么想着的,但手指还是不争气地偷偷往自己的小穴里扣着,只是不 大一会的功夫下面就已经春潮泛滥了,仔细听的话每一下的在小穴里的进出都能 听到手指搅动液体的声音,那种淫靡不堪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脸红。
 
  「小凡,你看看妈妈,不要装睡,你看看妈妈,妈妈需要你的疼爱保护。来 吧,做你想要做的一切,做你当初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我在心里这么呐喊着,但小凡还是保持着平缓的呼吸,他只要睁开眼睛往旁 边看上一眼,就能发现这个被色欲已经沖昏了头脑,时刻想要男人滋润的精液母 猪的下贱的嘴脸。
 
  「他的腹肌这么强壮,鸡巴肯定也特别大吧,他上高中的那会就已经不小了, 现在经过其他女人的锻炼,在床上肯定是异常勇猛。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 
  由刚才的小凡展露出来的迷人腹肌,我的色色的大脑又想到了他的阴茎该是 什么样的呢,在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曾经想要对我做些出格的事情,那时候 的我虽然教育了他,但说实话他当时对我无礼的时候,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 阴茎的形状和大小,要不是最后的一丝理智保留住了,不敢想像当时缺少爱情滋 润加上老齐身体不太行的条件下我会不会真的和这个继子发生些什么。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晒进来了,我连忙转头往旁边看了看,果 然小凡已经不见了,又立马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上还是一丝不挂,而 内裤上面还残留着昨晚欢愉过后的痕迹。
 
  「他早上起来的时候肯定都看到了吧。他会怎么想我这个妈妈呢,会不会又 刺激着他做出一些事情来呢。」
 
  这么想着小穴里又开始分泌出湿滑的液体来,我这是怎么了,自从小凡回来 了之后,就越来越禁不住诱惑了。
 
  「早,我把早餐做好了,妈你洗下脸就过来吃吧。」
 
  「哎。」
 
  小凡表现的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我的心里有鬼不敢直视他,赶紧走进了 卫生间,当我刷完了牙,顺便上了一下厕所,刚洗完手要出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 了扔在澡盆里等待清洗的衣物里,就有着一条男士内裤,这个家里现在只有小凡 一个男性,更何况这件内裤还是我昨晚拿给他的,可以百分百地肯定它的主人。 
  而重点并不在於这条内裤究竟是谁的,要点在於它的裆部部位留有一大滩的 湿滑液体,虽然已经沖洗了不少,但那种独有的男性气味是骗不过我这个女人的。 
  「小凡他手淫了!他是什么时候做的,是昨天晚上吗?他在装睡?还是今天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了我的裸体,忍不住自己弄出来的?」
 
  太多的谜团困扰在我的心间,但无论是哪一种猜测的可能,结果都会给我们 这个原本温馨的家庭和我们的母子关系带来巨大的变化。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1-17更新.